当前位置:chinatorch.com美容10年疯癫终治愈 患病群体仍加剧护肤DIY
10年疯癫终治愈 患病群体仍加剧护肤DIY
2022-11-23

“脚链青年”出院回家娶媳妇 像他这样幸运的只是个例

住在牛棚10年的“脚链青年”刘海印昨天彻底摆脱了脚上的铁链。由于患有精神疾病,刘海印不是打伤人就是摔碎电视机,无奈之下,家人把他锁在牛棚10年。5月23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153中心医院东区脑外科的专家,奔波五百公里赶到南阳,将刘海印接到了郑州,并对他成功实施了手术。

“这次回家能下地干活了”

家在南阳方城的刘海印今年刚满20岁,但从10岁起,他就戴着脚链生活。之前,他表面看起来与常人无异,但不是打伤人就是摔碎电视机,到医院检查也瞧不出什么病,父亲刘胜平只好将他锁进牛棚。

这次住进医院,怕他再伤人,刘胜平刚开始将刘海印的双手用布条缠紧,然后用铁链子将他的双手紧锁在床柱上,直到手术打过麻醉药才解开。“他属于精神发育迟滞伴精神障碍。”这次手术的主刀医生之一郭效东博士介绍说,刘海印的精神病属于难治性的,一般药物很难改善,所以这次手术利用了现代立体定向技术治疗,当天上午,医院就为他成功进行了手术。

昨天上午,记者见到手术后的刘海印,明显变胖的他还是说着手术前的那句话——“这次回家,我就能下地干活,还能放牛了”!

“他还冲着镜头扮鬼脸”

“手术前,得天天锁着他,一放开就出事。”刘胜平说,邻居家的电视摔了5台,自己家的电视也被扔了3次,“还有摔坏的一台没钱赔人家呢!”除此之外,刘海印还经常伤人,家人邻居不管老人还是小孩,谁都敢打。

今年5月,被锁在牛棚里的刘海印骗他奶奶去收鸡蛋,结果奶奶刚进牛棚,他就关上房门,捡起床边的砖头向奶奶身上砸……

“现在不打人了。”这是手术后最让刘胜平高兴的。郭效东博士说,手术前他喜欢砸电视和窗户,可能是闪烁的画面对他有某种刺激。手术后,郭效东故意带他到电脑前看自己打字,还不停给他照相,“他现在还冲着镜头扮鬼脸,看起来十分正常”。

手术后第五天,这个原来只会骂人打人的倔小子竟然哭了,他说:“我想爷爷、奶奶、妈妈和妹妹。”还说想念牛棚里跟他朝夕相处的三头牛。几句话让他的父亲刘胜平泪流满面:“他长这么大,头一回说这样的话。”

“回去要给他娶个媳妇!”

“爷爷,你好!”在病房里见到精神科主任医师赵学鼎时,刘海印急忙伸出左手去握,伸到一半突然换成右手。“刚教了他,他就记住了”。除了不再毁物、打骂人外,刘海印讲话也文明了,而且肢体运动情况比手术前还要好。“以前犯了烟瘾,就会焦虑不安,现在没有烟抽,也不会有那种情况了”。赵学鼎说,刘海印现在的情况,完全可以回归社会。“可以下地、放牛,甚至可以外出打工”。听到这话,一旁的刘海印着急地说:“我们快回家吧!”让他背诗,他也是语速极快地匆匆背完,等着医生把他脚脖子上还残留的铁环剪掉。“回家后,还让他住牛棚吗?”“当然不能!”刘胜平笑着说,“早都给他准备好房间了,他妈连床都给他铺好了!”刘胜平说,等乡邻完全确认海印病好以后,他还想给儿子娶个媳妇。

“像他这样幸运的只是个别例子!”

刘海印的手术费用大约3万元。看他们家的确困难,医院决定为他免去手术费、麻醉费以及材料费等,但仍需要5000多元的药品费。为此,医院脑外科还组织十几位医务人员进行了捐款。

“像刘海印这种重性精神病患者伤人的情况在农村很常见。”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精神科主任医师张中发说,近年来农村重性精神病人群体不断扩大,受农村传统观念、经济条件等因素影响,这些人往往难以得到有效救治,多数病人或被关在家中,或散落社会,甚至成为肇事肇祸者。“像刘海印这么幸运得到救助的只是个别现象”。

“不少精神病患者如果不及时治疗任其发展,只会越来越重。”张中发说,但目前市级以下的医院大多数没有设精神科,这也是农村精神病患者就医困难的一个原因。

患病群体还在不断扩大

据了解,我国卫生部门先后在1982年和1993年做过两次全国性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。据1993年全国抽样调查统计资料显示: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总患病率已由1982年的11.3%上升为13.47%,全国重性精神病人数已达1600多万人。由于社会压力不断增大、精神病人终身患病以及精神病人疾病死亡淘汰率低,全国重性精神病人群体正在不断扩大。

目前,各级卫生部门要负起加强精神卫生知识心理健康教育服务的责任,“各地要重视重点人群心理疾病行为的预防和干预。”同时,张中发还强调,精神疾病的防治需要社区、家庭和社会的共同努力,进行社会化、综合化开放式的精神病治疗。“需要有更多的心理医生,提前进行疏导和开解”。